植入物失效的兩個主要原因是術后感染和不良成骨作用。骨整合的初始階段由免疫細胞調節以及導致炎癥反應和組織的成骨相關細胞 治愈。愈合階段會受到各種環境因素的影響和生物級聯效應。

e-1.jpg



4月15日,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口腔醫院Tao Chen課題組(Dize Li 為第一作者)在學術期刊Advanced Healthcare Materials發表研究論文Effects of Programmed Local Delivery from a Micro/Nano‐Hierarchical Surface on Titanium Implant on Infection Clearance and Osteogenic Induction in an Infected Bone Defect(圖1,鈦種植體微/納米分級表面程序化局部遞送對感染骨缺損感染清除和成骨誘導的影響)。研究人員在Western blot實驗環節引用了成都正能生物研發出品的單克隆抗體 β-Tubulin (6D8) Mouse mAb(圖2,一抗鏈接)和 二抗Goat anti-Rabbit IgG (H&L)(HRP conjugate)(二抗鏈接)。


e-2.jpg



體外和體內分析顯示 AH-Sr-agnp修飾的表面使微環境不利于細菌存活并有利于巨噬細胞極化(M2 ),這進一步促進前成纖維細胞的分化。受感染的新西蘭兔股骨干骺端缺損模型用于確定股骨的成骨特性 通過微計算機斷層掃描、組織學和組織形態測量進行人工骨植入分析。這些發現表明編程表面具有雙重 Sr 2+和Ag +的遞送通過有利的免疫調節具有實現增強成骨的潛力結果。

吉林快3走势图app